分享

巴夏 -悖論的力量(2020/05/09)

巴夏:你們大家今天都好嗎?日安!
好的,好的,好的,再次感謝你們共同創造了這次互動。
對我們來說,這總是一份禮物,讓我們通過你們每個人體驗到多維造物水晶的更多面向,我們想以下面方式開始這場傳訊,標題是「悖論的力量」。
信任、賦權、連接、信心、控制,你們星球上許多人對此面連臨著許多挑戰,但有一種方法可以理解這種存在狀態。
因此即使當你感到像是我缺乏信任,我缺乏信心,我失控了,我感覺不到連接,這類想法,有很多方法可以理解現實的運作方式,這樣你就可以看到這些聲明的矛盾之處。
因為每次你感到或者那樣說出基於恐懼的負面信念系統的聲明,通過了解悖論存在於那樣的聲明中,總有辦法可以懂得如何轉變它們,如何把它們反轉到一個積極的狀態,例如,正如我們有時候討論的,當有人感到他們缺乏信任,實際上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如果你說:我缺乏信任,你相信你缺乏信任,如果你說我缺乏自信,你對你缺乏自信充滿信心,我失控了,但你控制著這個實驗,我沒有連接,但是你必須被連接才能有一種斷開連接的體驗,因為如果你沒有連接,你就不會有任何體驗了這些想法包含了它們自相矛斷的對立面。
如果你知道現實實際上是如何運作的,如果你知道你存在中的位置,你會明白你不必學習做這些事情,你不必學習信任,它是內置的,這不是缺乏信任的問題,這是相信缺乏的問題。
你總是相信某件事是真的,否則你就不會有任何體驗了,所以當你說我缺乏自信的時候,你聲明了一個非常自信的想法,你對自己缺乏自信充滿信心,所以當你有這些感受,發現自己相信這些事情,提醒自己,你不必學習信任,你不必學習自信,你不必學習自我控制,你不必學習如何與現實,與宇宙,與一切萬有連接,你已經這樣做了,它是自動的,它作為造物的反射是內置於你身上的,你是不由自主的,你只是自動地做它。
如果你沒有做,你就不會有體驗了,所以下次你聽到自己,發現自己抱怨自己不信任,抱怨自己沒有自信,無法控制,你感覺不到連接,等等,停一下,提醒自己,實恰恰相反。
出於某種原因,你指是相信了某件事情,作為一個信念,這讓你以你不一定喜歡的方式運用了你的信任,你的自信,你的連接和你的控制,這意味著你已經在某個層面上選擇了那個體驗,通常這些信念可能隱藏在你的潛意識裡。
所以當你發覺自己說這些東西,想這些東西,感覺到這些東西,整體的思路是要意識到你可能在描述一種你運用的信任,你的連接,你的自信的方式,但這個聲明本身並不是事實,這只是你被教導相信在那個特定的情境下,某件關於你的事情是真的。
如果你開始意識到你是不可能真的缺乏新任或缺乏自信的,然後當你聽到這些聲明來自你或者經過你的頭腦,你可以提醒你自己,你可以在那一刻提醒自己,等一下,我聽到了,我注意到它了,這不是事實,這只是一個觀點,一個看法,一個信念,這些都是可以改變的。
通常你們在你們星球上成長的期間,你被教導要相信某些事情,你無意間學會了,有些時候甚至心靈感應地來自你們的父母,來自你們的朋友,來自你們的社會,來自你們的學校教育,但當你終於長大成人,你突然意識到你背負的所有這些包袱來自別人。
你相信了並一路上獲得了那些包袱,它開始成為你的負擔,你覺得你是拖著它走,你自己的包裹沒有重量。
如果你覺得猶豫不決,如果你覺得被你內心的某些想法和信念拖下去,這應該是你的第一個線索,你背負著別人的包袱,那並不是屬於你,你背負著別人的信念系統,這並不一定是你需要分享的東西。
在你成長的過程中,你完全相信了,因為你需要有人照顧你,所以你相要安撫、平息你的家人,你的朋友,你的社會,你的學校教育,通過說:好吧,我暫時同意這個,但等到你長大的時候,它已變的如此的無意識,變得如此的自動,以至於你甚置沒有意識到,你完全相信了所有這些信念系統與真正的你這個毫無關係的信念系統。
所以當你開始意識到這些東西與你覺得你需要成為的人,與你想要成為的人不一致,意識到這個振動不匹配,感覺不舒服,意識到那不是你真正生活的地方,那麼這個過程便開始發生了,因此你要開使從自己身上剝去那些與你無關的信念,你背負了那麼多年了。
所以很簡單,當你進入那個狀態,當你開始覺得你剛才講的在某種情境下關於自己的東西,就向你們說的,感覺像是它觸犯了你,是時候停下來,花點時間注意一下,因為就在當時就在當場你最重要的時刻,你開始接觸那些你潛意識裡的信念是什麼,然後把它們帶到你的顯意識之中,這樣你可以看到它們不屬於你,對你想要成為的人來說,它們沒有意義,然後你會開始意識到什麼是和什麼不是你的真相。
能理解嗎?
好的。
非常簡單的技巧,你們任何人在任何情況下都可以使用,首先是當你開始感到不相容的振動,當然在你自我調查中要誠實,讓你自己認識到兩者的區別,它是不是真的不代表真正的你,它是不是真的不代表你的興奮,還是指是你的信念系統讓它看起來那樣,了解兩者之間的區別,一旦你自己弄清楚某個東西是否真正反映了你想要成為的人,然後你就可以繼續前進了。
但要問自己一個問題,用下面的兩種方法之一問,有時候第一種方法會對你們一些人有用,有時候第二種方法會適用於不同的人,第一種方法是當你感到不舒服,當你發現自己在那一刻有那些想法。
問自己:在這個情境下,我得相信關於自己的什麼事情是真的,才能有我現在的感受,有我現在的想法,有我現在的行為,或者有我現在的體驗,因為所有的體驗,所有的行為,所有的想法,所有的情緒來自初你信以為真的信念,信念是藍圖,情緒是現實的建設者,想法是建築材料,行為是建設者建造你的房子的方式,體驗就是你住在房子裡,房子是按照藍圖建造的,如果待在房子裡感覺不舒服,追溯回藍圖,在信念系統上做出改變,然後情緒(建造者),想法(建築材料),行為(建築風格)和房子都會開始整齊一致,讓你住的很舒服,也就是你的生活體驗會很舒服,所以問這個問題,答案會以某種形式到來。
要不是通過夢境,要不是通過同步性等等,或者如果你有發現就這樣問:為了有這樣的體驗,有我現在的感受,我得相信關於自己的什麼是真的?如果答案沒有那樣子出現,你可以利用這個事實,你們星球上的人非常習慣於處理恐懼,你可以用下面的方式利用它,通過這樣問:如果我真的讓自己成為我想要成為的人,我害怕會發生什麼?這通常會揭示基於恐懼的信念,如果你願意聽它的話,那你就有東西要處理了。
一旦你把真正的信念,這個聲明本身,它的編排方式,可以說是那個信念的能量方程式帶到你的顯意識之中,並且你現在知道了那個信念到底是什麼,如果你有真地審視它,清楚地看到它在說什麼,你會意識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這個信念對你來說沒有意義,它不再合乎邏輯了。
因為你可以看看周圍,當你相信某些關於你自己的負面的事情是真的,我不值得,我沒有價值,我做不到,當你環顧周圍,看到別人可能在做你想做的事情,他們在跟隨他們的激情,就像你會想要跟隨你的激情,你意識到他們可以做到,那你也可以做到,所以你內心再有這個信念系統就沒有意義了,因為很明顯別人可以做到,那為什麼你要相信這件事情(你做不到),因此就你來說,你也可以做到,那他就開始講不通了。
重要的一點是,一旦信念沒有意義了,它就消失了,這是放手信念過程的結束,不是開始,因為很多人跟我們講說:好的,現在我發現了這個信念,是的,它沒有意義,那現在我要怎麼擺脫它?你已經放下它了,因為它沒有意義,為什麼?因為你實際上不會抓住沒有意義的東西不放,你不會,你永遠不會,如果你的理智知道它沒有意義,可是你發現自己還抓住它不放,這應該是你的第一個線索。
你有一個信念系統使它看起來有意義,因為這是你會繼續做下去,你會堅持抓住不放的唯一原因,是你有一個信念說:堅持這個會對你有用,不要放棄它,如果你放棄了它,更壞的事情會發生,這就是負面信念延續自己的方式,因為如果信念系統,正面和負面的信念系統無法延續自己,你就不可能有物理體驗了,因為物理現實不是真的。
你得相信它是真的,正面和負面的信念系統必須強化自己,使它看起來好像這個物理體驗本身是真實的事情,獨立於你的存在,其實不是,所以信念系統會用情緒、想法、行為和經歷來強化信念的真實性,使它看起來像是一個事實,然而只不過是一個信念,所以,給你自己一個機會,讓自己意識到,信念被設計用來使自己永存,這樣你就可以有物理的體驗了,然後意識到這只是一個可以改變的信念。
一旦你讓自己知道「什麼是真正與你有關的,你想成為的人」,與「什麼是與你無關的,你不想要成為的人」之間的區別,一旦你通過誠實的自我調查發展了這種辨別能力,開始遵循我們已經分享給你們很多人的使用說明說和興奮公式,即按照你的激情行動,盡你最大的努力,不執著不假設結果,保持積極的狀態。
不管發生了什麼,因為發生了什麼並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你怎麼處理發生的事情,這將給你的生活帶來改變,然後一切都會自動地井井有條,一切都行之有效,它是自我持續的,自我擴展的,自我引導的,生活會自然地流進你,你會體驗到做自己的快樂。
因為你們每一個人都是一切萬有、造物、存在本身獨一無二的反射,沒有人會完全像你一樣做事情,有時候可能看起來相似,旦從來都不會是完全一樣的,所以尊重和欣賞你的獨特性,找到你心裡阻止你做自己的信念,你會有一個阻力最小的人生道路,你的人生將會充滿不斷服務於你的同步性,在各方面有益於你的同步性,在各個方面讓你有更多的機會做你真正的自己。
這講得通嗎?
好的。
我們感謝你們允許我們今晚與你們分享這個想法,當你聽到自己在說服自己做別人的時候,讓你自己在悖論中找到那種力量。
#巴夏  #Bashar  #悖論  #悖論的力量  #恐懼的負面信念 
分類:心靈

文章來源取自網路,純粹喜歡做筆記,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源影片看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