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巴夏 -自我價值(2016/11/05)

巴夏:你們星球上的許多人,因為你們的信念系統使得事情變得比他們真正需要的更加多的多的困難和複雜(化簡為繁/小題大作/弄巧成拙)。
一切其實從根本上都是基於非常簡單的原理。
保持簡單,它會對你更加有效果。(大道至簡,例如:跟隨興奮公式)
而不是把它加載到你認為事情應該以這樣或那樣的方式發生的,各種各樣的條件和信念裡。
因此你必須費時費力地檢查各種細節來使其起作用。
這也難怪,在一天結束的時候,你就筋疲力盡了。
而是應該順著能量的波浪,讓它提升你,並與能量待在一起。
懂了嗎?
問:你好,Tandia。
巴夏:nania。
問:我們有幾個關於自我價值的問題,來自我們ustream直播裡的聽眾。
這將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來引入這些問題。
巴夏:好的。
問:如何可以重新重視他們的自我價值,當他們正個人生都被貶低到他們真的深信了。
巴夏:這個提問的方式是繼續感到和經驗到貶低價值。
因為這個問題是問,當他們被貶低價值就好像他們已被其他人貶低了價值一樣,他們如何才能重視自我價值。
而事實上,這個人有他自己的整個生命的價值。
因此,如果他們認識到,他們所做的是相信了別人的關係缺乏價值的想法。
但是他們能體驗到價值被貶低的唯一方法就是,要他們自己去創造他們自己的內在能量,那麼他們就有了應答。
然後他們退出了他們體驗自我價值的大門。
因為如果他們意識到,真正地意識到他們已經簡單地同意了他們自我貶低自己。
那麼他們被授權做了相反的事情。
做反事也同樣容易。
但這需要正確的認識,一個毫無疑問地清醒的認識,任何貶低他們的試圖都沒有任何一點效果。
除非你相心它有效果。
如果你相信它起作用,那麼你就是在貶低你自己。
為了重新重視你自己,所有你需要做的就是,以你的一生中你被自我貶低完全相同的方式去重視你自己的價值。
因偉你一直在這麼做。
所以做點別的事情。
這種認知,是通往自由的關鍵。
問:所以當一個孩子從小被養大,他們經常地被告知,他們沒有價值,甚至他們還連同受到了辱罵。
他們從兒童時代開始就在這個世界上很難去感受到溫暖舒坦。
這幾類的事情事人們去心理治療的原因。
巴夏:我們理解心理治療是為了讓他們明白,他們不必相信那些他們被給予的聽起來似乎是真實的觀念。
然後容許他們去理解,這只不過是那個人的信念。
這只不過是那個人的問題,接著作為一個人選擇的機會被給予他們看起來是否選擇相信那個人的信念。
他們要再次明白,不管別人怎麼想,對任何人都完全沒有影響,確實沒有影響。
他們將開始明白們一直在自作自受。
然後這是讓他們停止這樣自作自受的關鍵。
問:似乎有一個「兩階段」的過程。
就像其中一個階段是認識到,你實際上在你童年的時候被貶低了價值或錯誤對待了。
因為這樣你就可以開始意識到它發生在你身上。
巴夏:我們明白,我們並不是說你不能認出別人不誠實的行為。
問:對的。
巴夏:但這不是問題。
問:嗯,我說的是,他們一旦成為成年人。
然後他們努力去改觀他們自我價值的認知水平。
這是認識的一部份,就是承認它發生了。
巴夏:當然,你必須承認它。
當你了解它,但你也必須承認,其實你一直在自作自受。
問:是的,因為你是在更進一步去幫助理解,像這樣會影響你的自始自終唯一的原因是,你說是因為信以為他們說的話。
巴夏:是的,採取進一步的步驟就是退出舊有路線。
問:是的,當孩子在經歷這些,為了他們的生存他們依賴於他們的父母。
他們是被事先設計好去接受受它,不是嗎?
巴夏: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的,雖然不是每個孩子都這樣。
但是,是的,我們了解,因為信念系統的傳承,你們被教導了好幾代人,大多數的孩子都被教導接受這些東西。
因為他們被教導去相信,如果他們不這樣做,他們無法生存。
他們不會從他們的父母或者任何灌輸他們這些想法的人的身上,得到他們所需要的支持。
請再次記住,很多這些東西都是來自於父母自己的自我評估關於他們自己的經驗。
因此,他們只不過是像遺傳一樣傳遞它。
問:所以,在靈魂層面,當你決定投生到一個出現這類事情的,情況不正常的畸形的家庭裡。
為什麼靈魂會這樣選擇?
巴夏:為什麼不呢?這是一個非常強大的方式來轉化限制為自由,轉化黑暗為光明,轉化負面為正面。
問:所以,一些積極的東西正從那裏浮現出來,總的來說是可以增加對他人的同情心。
巴夏:是的。
問:我想我的理解是地球上大多數的家庭都在一定程度上的不健全。
巴夏:很多,是的。
問:因此,比方說,能夠選擇一個你會得到更好待遇的家庭。
這真的是不是計畫好的一部份。
巴夏: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同的人生主題。
問:對的,所以這樣的情境可以用來幫助延續你正在探索的主題。
巴夏:當然。
問:主題將擺脫感覺你就像沒有自我價值,從而走向感覺你有價值。
巴夏:是的。
問:還有知道你是有價值的。
所以我認為在某種意義上,人們很多時候是幸存者。
他們背負了很多的罪惡感。
他們覺得在某種地步上,發生某些事情在他們身上,是他們活該。
然後他們也擔心,為什麼會到這樣的地步,我有位自這樣選擇對嗎?
巴夏:我們理解,但所有這些問題和所有這些假設,都來自不理解它是如何真正起作用的。
當他們理解了,他們便可自由了。
問:所以整個事情發生了,為了讓他們變得能夠選擇他們如何才能相信自己,而不是依靠外部環境來決定你是誰。
巴夏:是的,想像下,有人困擾於這樣一個領悟,他們永遠都不必去相信「他們醫生中一直在自作自受」為真。
一旦這個人理解了這句話,並從中解脫出來。
想像一下,從此以後他們是多麼的強大和堅不可摧。
問:因為當你貶低你…。
巴夏:你聽到我們剛才說的話了嗎?
問:好的,我是因為我也把它理解成去權的狀態。
巴夏:這實際不是一個去權的狀態。
這是用你自己的力量去創造了失權無力感的錯覺。
問:當你感覺不好的時候,當你沒有能量的時候。
當你不想做某些事情的時候。
你只是自我感覺不好。
巴夏:是的。
問:這些是選擇失權無力感的狀態。
巴夏:是的,但是同樣,認識到你是用你的力量創造一個失權、去力量化的體驗,這是可以讓你自我去權那樣的做法中解脫出來的關鍵。
問:對的,我的意思是,我認為這也是你向我們所有人所展示的。
總的來說是…。
巴夏:這是悖論的力量。
問:你永遠不會被附體,沒有你在某種程度上的同意,從來都沒有任何事情會發生在你身上。
巴夏:它通過你的準許才會發生。
問:不管在你身上發生的事看起來像什麼。
巴夏:是。
問:選擇貶低你自己是因為你批判發生在你身上的事。
巴夏:是。
問:然後繼續去權的狀態。
巴夏:當然。
問:所以一旦你理解像是被授權的感覺,不是一定要支配其他人或任何類似的東西。
巴夏:不,不,不,那不是授權。
問:「授權」你能講得更深入一點點嗎?「授權狀態」是一種什麼感覺?以便當我們處在那個狀態的時候都可以認出這個狀態。
巴夏:它是進入你不滅的核心的狀態。
知曉既然你存在著,那麼你的存在是絕對合理的。
這是一種完全認可的感覺。
純粹的存在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不經過你的同意被你所體驗到。
問:大多數人在他們生活中的某一時刻會體驗到那個存在的狀態。
即使它剛剛可以片刻重現,只要記住當你感到被授權的情形。
巴夏:因為為了讓你記住當你感到被授權的情形,你實際上必須處於一種授權的狀態。
記住你不能體驗到一開始就不屬於你的振動。
所以我們經常說的訣竅。
如果你想回到同一個狀態,即使它感覺起來不一樣。
只要記住當你在那個狀態的時候會是什麼感覺。
你就會回到那個狀態,這事實上是一個訣竅。
因為為了能夠真正地記住處於那個狀態的感覺。
你必須處在那個狀態。
這是訣竅。
問:所以一旦你意識到這個個狀態,那麼當你不在那個狀態的時候,你就可以識別出你不在那個狀態。
然後你自身採取行動。
巴夏:是的。
問:為了重新創造正能量的狀態。
巴夏:如果這是你所喜歡的,當然。
問:大多數人都喜歡感覺良好,對嗎?
巴夏:不對。
問:這是你們為自己創造的進退兩難的困境,是你有信念系統連接到你的動機機制,致使你們星球上許多人實際上不喜歡感覺良好。
巴夏:因為他們認為感覺良好的是附著在一些更糟糕的消極想法上,這正是問題的所在。
問:所以事實上一些人會選擇感覺不好。
是因為他們的父母告訴他們,他們不被允許在某至蓊程度上進入良好的感覺,或者教育他們,不允許他們進入。
然後,他們感覺良好的話,他們覺得就像是被判了父母,他們可能會深陷其中。
巴夏:是的,確實如此。
因此,他們連接到一個信念,讓自己感覺良好與他們希望感覺良好是互相對立的。
因為他們並不想背叛自己的父母或讓父母丟臉。
不知怎麼地這種觀念在他們身上根深蒂固,認為比做他們自己更重要,認為這其實是真正的孝順父母,不管父母是否領會。
問:所以在地球上我們有一個有意思的挑戰。
巴夏:是的,你們有。
問:因為大多數人從小受到的教育在某種方式或形式上貶低他們自己。
因為信念設定會傳遞。
巴夏:這就是為什麼地球上是一個大師畢業班的原因。
就體驗而言,沒有人說這會是簡單和容易的。
但你所要學習的是,答案是簡單和容易的。
問:所以,為了我們可以進行接觸,主要是心理上不要受衝擊。
自我價值的問題是可以進行接觸的能力的真正核心。
巴夏:是的。
這是至關重要的。
因為與我們和像我們這樣的存有接觸,就是邀請你進入一個改變意識的狀態。
如果你的意識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改變的狀態。
那麼在接觸中你不一定會有很多的樂趣。
因為它會把你內在沒有被整合的東西帶到表面來。
問:這是你說的區分,圍繞自我價值的問題常常在妳的信念系統中被劃分開來。
巴夏:是的。
問:在一定程度上觸及這些間隔。
觸及這些間隔最好的方法是。
巴夏:盡你最大能力,按照你的最高激情去行動,完全不執著於結果是什麼。
這個公式解談了完整的工具包和你所有你需要的工具。
然後無論你採取什麼行動後發生了什麼,無論結果會是什麼樣子的。
永遠將它看成為一種在你的生活中會起積極和有益作用的東西。
即使顯化了你不喜歡的東西。
它之所以在那的原因,是它一定會以有益的方式服務於你。
這就是你所需要的一切。
問:原因是如此的強大,因為宇宙的運作方式是設機出來幫助你認識到你的價值。
巴夏:存在的方式即有價值,不只是你們的宇宙。
問:所以在能夠讓你認識到你有價值的設計中。
你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一個機會,來認出當時你是否在貶低自己。
當時你是否在支持自己。
當時你是否在拋棄自我。
巴夏:是的。
問:它是因為內置到基本的結構裡, 如果你相信你的生活大幕一幕幕展開。
然後你會知道,生活大幕一幕幕展開只在向你展示你的價值。
巴夏:毫無疑問地,你有終極的反饋系統。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說物質現實是一種反射/反映。
你總是得到你所給出的反饋。
因為你總是可以自我修正。
這是一個自我延續、自我導向系統。
使用它吧!
當你感到某些東西不對勁的時候,當你相信了負面信念的時候。
你總是會得到某種失衡的反饋。
就像你說的覺得有些某種方式上不協調的不正常的行為。
你總是有這樣的機會和反饋系統來告訴你,你所相信關於自己的真知中,有某些東西不一致。
找出它是什麼,然後放手釋放它,反饋系統便會顯示你已走上正道。
問:像適者生存的領域裡。
我的意思是…。
巴夏:取決於你如何定義什麼是適者。
問:是的,作為具有競爭性的物種。
比方說,這是嵌入到我們的生物機理中。
巴夏:在一定程度上是。
問:自然界的競爭,它一直反映給我們身上,與頂尖者競爭,無論你想怎麼叫它。
這對於生存是很重要的。
所以,作為我們自我超越的一部份,有這樣一個觀念,比方說,某個人不覺得在體格上有能力去兢爭,或者他們不認為自己和別人一樣好。
巴夏:每個人都有東西要給予,競爭不是對抗任何人,而是對抗你自己。
請記住,你無權,實際上沒有能力把你自己與其他任何人相比較。
為你們都是獨一無二的。
你們都是整個拼圖的一部份。
只是成為你所被塑造的形狀。
你將與所有其它的拼圖部份相匹配,他們也成為他們所被塑造的形狀。
每個人都有一塊拼圖,一起共同構成了整個畫面,而且有支持著每一塊拼圖碎片。
只要做你自己。
單單你那行動的本身就已經超越了任何與競爭者和生存有關的東西。
你給了你自己,作為你真正的自己來生存的思想。
因為你真正的所是,是你生存要依靠的最適合的東西。
實際上沒有其它東西會讓你生存下去。
做一個不是你自己的人會殺死你自己。
這不是生存,對於你可以成為誰,做你自己是最合適的東西。
問:從本質上來說,你看到的是無條件的愛,接受你所表達獨一無二的拼圖。
巴夏:或者「水坑」。
問:不管別人怎麼看或者你怎麼看。
巴夏:是的,只要你也在你自己的自我反省中保持坦誠,在你的表達中你是否言行不一致了或者不誠實了。
你必須要有坦誠的自我洞察力,來知道你是不是正如你們會說的只是不情願地假裝(演戲)。
因為你認為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都是可以的。
這不是我們在這裡要談論的問題。
我們正在談論的事做真正的自己,並有坦誠的洞察力,以能夠分辨出你真正的自我興奮和可能是某個版本中的你,只是充滿了焦慮所偽裝成的「興奮」之間的差異。
問:是的,或者以其它像反抗或憤怒的方式去表達興奮。
巴夏:你又看到這個理念是要去理解悖論和其中蘊含的力量。
因為當你談論像是反抗的話題,那些反抗的人是被那些他們要去反抗的人所控制最深的人。
因為如果你不相信他們對你有任何方式或形式的控制權力。
那妳有什麼要反抗的。
反抗是一個你像信你被控制的標誌。
問:所以歸根究柢就是,最終還是要無條件地接受你的真我。
巴夏:是的,你的真我,並且成為真我。
然後走這條真我的道路。
問:那麼人們可能會陷入自我批判。
因為他們還不是他們真正的自我。
他們仍然在表達他們自己其它的問題。
巴夏:他們可能會,但如果他們做他們真正的自己,那麼他們就不會。
問:是的,所以然後你必須賦予積極的意義在你真正的自我和當前的狀態下,你的自我之間的差別上。
巴夏:是的。
問:不要將更多的消極性「傳熱」到你想做不是你自己的想法上。
巴夏:除非你只是想在痛苦中惡性循環。
如果這是你的選擇,那麼請務必要把熱量散掉。
帶這將會是後果。
問:我們如何引領自己變成消極的狀態,這好有趣。
巴夏:歡迎來到物理現實。
問:是的。
還有,因為如果他們都是自我價值的問題,那麼這對地球上大多數人來說都是很現實的問題。
你會受到誘惑陷入對於你自己得負面信念。
為了看似在幫助你自己。
巴夏:是的。
問:這實際上不是我們在做的方式。
巴夏:不要屈服於誘惑。
這不是真正的你。
記住,負面的信念是滿耳都是關於你自己的謊言。
他們必須說服你,謊言是真的。
他們必須非常努力地去說服你。
因為這不是真的。
正面的信念一點也不必努力去說服。
因為他們告訴你關於你自己的事是真的。
負面的信念必須非常努力地工作,使用各種各樣的工具和策略,以及虛假的東西和謊言,來讓你相信你是沒有價值的這樣一個「事實」,因為這並不是真的。
那將會是你的第一條線索。
當你感到最害怕的時候。
那時候你就知道負面的信念非常努力地說服你,你是不值得的。
你必須看穿恐懼,這是負面信念的一個詭計。
這只是一個幻覺。
因為它必須更努力地工作來說服你,你是不值得的。
因為這不是真相。
問:這是你要審查的黑盒子背後的清單(幕後真相)。
巴夏:是的。
問:負面的信念系統想方設法用各種不同的方法,把你抑制在詭計裡。
巴夏:並不是各種不同的方式,但他們多是這樣的。
問:作為在人類的現階段,這些是我們要致力於的非腦力的方法。
這就是我們必須要一直記住的,不是嗎?
這是現階段的。
巴夏:這是現階段的。
問:這將自然地向著越來越高的層次進化。
巴夏:只要你盡力而為。
這是所有你需要做的。
只要始終誠實地檢查自我洞察力,確保你在盡力而為。
如果沒有,那麼請你盡力而為。
如果你已經是了,那麼放鬆一下。
並繼續堅持下去。
幾點了?
問:我想大概到時間了。
巴夏:那麼你們所有人去享受你們的吃飯休息時間吧!
之後我們將繼續這個傳訊。
謝謝。
----------------------------------------------------------
問:我想我們有時間也許再問一個問題,然後有一些Ustream的問題。
巴夏:不。
繼續那些問題。
問:只問Ustream的問題的問題嗎?
巴夏:是的。
問:好的,我們將繼續探討「自我價值」的問題。
巴夏:噢,好的。
問:好,有哪些常見的疾病代表了自我價值的問題?
巴夏:當然,請理解這是總的概括。
因為你必須在個案的基礎上去對待。
也許有許多其它的因素牽扯進來,是不是?
問:是的。
巴夏:好的。
當然,某種形式的癌症代表了缺乏自我價值,以一開始精力的萌芽狀態來表達疾病。
是不是?
問:是的。
巴夏:好的。
乏力、疲憊不堪、筋疲力盡。
這些可能是不同形式疾病的共同感受,也可能是在信念系統中自我缺乏支持的表達。
因為你失去了能量。
你覺得你正在失去能量。
我們可以說,疾病能夠表現你的最佳利益。
你給了你自己生病的特許。
以便你不必去表現得像自我缺乏,以便讓你有藉口去沉溺在你的缺乏自我價值的痛苦之中。
這就是它通常開始的方式。
然後,它可以傳播到不同形式的疾病中,這取決於經過個人信念系統的過濾,以在身體內創建疾病的表達。
不同的疾病,可以同樣代表了缺乏自我價值。
問:你是說自身免疫系統的疾病嗎?
巴夏:它們中的一些可以是的。
問:你知道免疫系統攻擊自身身體。
巴夏:恩。
問:這是不是差不多像是自己造成的。
巴夏:是的,還有很多這樣的疾病,比如厭食症。
還有,你正在變得消瘦。
因為你不得在這裡。
這有很多不同的表現方式。
這是一個總體的概括。
你必須在個案的基礎上去對待。
問:因為有時候人們會選擇這些主題來幫助其他人。
巴夏:當然。
問:你知道從來沒有責怪或你不值得。
巴夏:沒有。
問:因為你選擇了某些反射。
巴夏:或者它們可能象徵了,確切的說是與缺乏自我價值無關的其它的負面信念。
問:對的。
所以現在你要找出那些與缺乏自我價值相對應一致的負面信念系統。
巴夏:不是今天。
問:好吧。
就像你告訴我們的,你知道你顯而易見地存在著。
你存在的事實就是你有價值的證明。
巴夏:是的。
問:某些人經驗到的所有那些自我責備的信念。
只是不能立即修復它。
就像我們不允許立即修復它。
巴夏:是的,因為你有一個信念,即那樣的知識不能修復信念。
這是另一種信念。
問:我們行星上主要的自我價值問題的一部份,是跟最初創造人類的阿努納奇(Anunnaki)有關嗎?
巴夏:有一點關聯,但是在當今這個年代,這真的不能再作為一個舊口了。
問:好吧,我們在這一部份的選擇點上。
在創進負面信念或消極的自我意識的過程中伴隨著業力,這也是正確的嗎?
巴夏:是的。
問:信念升起的那一刻。
會有一個直接的連接到,你其他同樣也正在表達這些負面信念的平行一世。
這創造了近似心靈上回響並放大與它相關的情感。
巴夏:是的,這是信念的多維度特性。
他們實際上連接到兩個相等振動頻率的平行現實來強化他們自己。
因此換句話說,他們把各種各樣消極的一生堆積在你現在所經歷的這一生上面。
所以如此堅定地錨定他們自己,使他們看起來幾乎不可能去改變他們。
因為他們是跨維度地相互交錯於相似的也患友抑鬱和自我缺乏的平行一世當中。
所以是混合了這個能量。
但只要知道他們是這樣作用的就足可以讓你擺脫它了。
問:是的,因為自動連接到其它的情景。
那麼,你脫離負面平行現實的方法是。
首先是要認識到你是從當夏創造連接的。
巴夏:是的。
問:從你自己身上。
巴夏:是的。
問:所以人們會認為,喔,關於那個,我有這樣一個過去的生活。
如果我重生了,也許我會處理好它的。
你知道有許多不同的工具。
巴夏:強化實際上不是來自於過去。
沒有那樣的事情,它只能來自於現在。
問:所以這和書寫你自己的故事是一樣的。
巴夏:是的。
問:從某種意義上說你是向自己講述關於你自己的故事。
同樣你從當下進行創造。
巴夏:是的。
問:以負面方式包含你的一切都來自於過去。
不僅包含負面的行為,而是必然包含更多。
巴夏:你現在正在書寫這個故事。
問:是的,這與多維度的本質是一樣的。
你會自動書寫故事,連接你與正在經歷同樣事情的其它世。
所以,你可以說發生的事情是,如果哪發現自己在一個你不應該反應過度的情況下,但是你的反應過於強烈。
巴夏:以至於到了沒有意義的過度反應。
問:對的,就像,哇!為什麼這些感覺那麼強烈。
為什麼感覺如此強烈,我甚至無法清醒地思考。
巴夏:這可以是其中一個原因。
不總是這樣的原因,但這可以是其中一個原因。
強化了平行現實。
問:過度反應還又什麼其它的原因?
巴夏:即使在你們的現實中,也可以有足夠強大的信念系統來產生過度反應。
問:這並不一定與自我洞察力有關。
巴夏:這並不一定與平行現實的說法有關。
問:噢,我明白了。
好吧,我明白了你可能只是反應過度,是因為現在你相信了你告訴自己的故事。
巴夏:是的,當然。
如果告訴你自己一個足夠強大的觸動人心的故事。
問:那麼,當人們想要培養孩子良好的自尊和自尊心時,做父母的能做些什麼來幫助他們的孩子呢?
與此同時,他們希望他們的孩子以某種方式融入社會並發揮作用。
你知道,這就像沒有一本手冊來教你怎樣帶孩子。
巴夏:恩,但我們已經給出了大體的手冊。
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用你的想像力在一個後果影響不是那麼可怕的空間裡,教導他們所選擇的後果。
並讓他們用他們的想像力去認識到他們選擇的行為路線軌跡在現實世界中意味著什麼。
同樣是在一個安全的空間教他們,就像我們剛才說的。
他們是他們所需要的那般強大,來顯化他們所需要的一切,而不必傷害他們自己或其他人。
去適應任何他們也許需要學習的課程,可以說是融入大眾的共識。
在某種程度上,讓課程適應他們的興奮。
而不是壓抑他們的興奮來融入課程的條條框框中。
這是基本的手冊。
問:當孩子表達缺乏自信,缺乏自我價值感時。
是不是總是因為他們先前已經從他們的父母那繼承了。
巴夏:不是的,不是的。
問:為什麼孩子…?
巴夏:然而,靈魂可以選擇加入參與那種「缺乏自我價值」的主題。
因為這是他們在轉變中探索主題的一部份。
但往往它可以是孩子從父母那裡獲得的。
而且經常有靈魂可能想要探索這個主題,靈魂會選擇可以把這些想法傳遞給他們的父母。
因為這使他們探索的主題更容易成型,而不僅僅憑空捏造虛構了它。
可以說它創建了一個連續性的動機。
這給了他們一些要去處理的東西。
給了他們一些要去轉換東西,通過如此說,我的父母對我這樣。
他們的父母對他們那樣。
所以看看我承受的負擔。
但這只是他們編造人生故事的方式。
以便他們有一個似乎合乎邏輯的理由去以那樣的方式行事。
給了他們需要去「戰勝」的某種更強大的東西。
他們打破了束縛了世世代代的枷鎖。
問:是的,這樣可以成為一個你想要表達的人生主題。
巴夏:是的。
問:現在我們發現發生在你祖先身上事,實際上被記錄在了你的DNA中。
巴夏:恩,某種意義上是的,但是請記住你時時刻刻都在改頭換面重新確立自己。
這是你真正在創造的連續性的一部份。
因為DNA只是重新排列能量和一是的另一種方式。
問: 好吧,你說的是我們可以重新創建一個工具,來在一定程度上淨化你的DNA。
巴夏:是的。
問:或者你懂的純淨DNA…。
巴夏:如果它與你的探索主題有關。
這可以經常去做。
問:有許多在振動上讓你羞愧的各種各樣的東西。
巴夏:是的,但這是另一種意識許可。
請記住,你們有強而有力的缺陷案例證明,就是你們所謂的多重人格障礙。
其中一個人格實際上有身體症狀上的疾病,但是另一個人格卻沒有疾病。
這在你們星球上已經被測量出來了。
所以很明顯,他們是在某種意義上轉換到不同DNA的人。
即使在你們時空連續性的幻覺中,你認為他們是在同一身體裡。
他們證明了這只是一個幻覺。
問:你知道,這真的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話題。
巴夏:好吧,讓我們把話題放輕鬆些。
問:因為有一個人也在問關於,你怎樣才能分辨出某件事是否是限制性的?
由於某種特殊的原因你導致了這件事的發生。
或者是與你不相關的情境,當時需要擺脫那個處境。
巴夏:確實的自我反省。
如果你能誠實地剖析和審查你所有的信念。
你會簡單地發現,實際上沒有任何東西可以代表你去阻礙控制你自己。
那麼,它也許只是一個參數,參數在這裡是有一個原因,為了體驗過程或挑戰,所以它需要在那裡。
問:高度情緒化的是一個很好的線索嗎?無論它是否相關。
巴夏:取決於你說的是哪一種情緒。
問:顯然是負面的情緒,不好意思忘了說。
巴夏:恩,但還要取決於與他們已經為自己建立好要去處理的情況。
問:所以這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你總是要知曉你自己,不論…。
巴夏:是的,事情歸根到底是跟知曉自己有關。
問:倘若如果別人能告訴你,那就更好了。
巴夏:他們經常會這樣做,他們是你的反射。
你可以從中選擇接受或捨棄,什麼事跟你有關的和什麼是更代表了他們的問題。
但人們總是反映了你可能需要去了解的東西。
你可以在你的生活中作為路線矯正和指導原則去裡用它們,而不是給出你的力量。
問:當人們被否定的時候,你知道的會有防禦機制。
巴夏:是,是,是。
問:防禦機制的目的是讓你不能看到你真正是誰的真相。
巴夏:這就是信念系統使它看起來那樣做才合乎邏輯。
是的,這應該是你處理負面信念的第一條線索。
問:所以,如果你審查、剖析每一種防禦機制和負面的信念。
或者你有一個信念關於到底是別人正確還是你正確。
巴夏:但這不是關於是不是正確的。
事實上這是關於與什麼是相關的。
在這裡訊息交互當中有什麼是相關的。
有什麼是與他們關或者有什麼是與你有關的。
它更多的是是那些是相關的,。而不是那些是正確的。
除非你的意思只是與你相關的當中那些是正確的。
問:我覺得,自信心可以是傲慢自大的。
巴夏:可以的。
問:自信心也可以是真實的。
自信心可能只是一個掩飾。
巴夏:但是請記住,最強大的力量,只需要輕柔的觸碰。
所以,任何時候你可能看到的武力,其實你看到的是傲慢,而不是自信。
問:任何時候你看到噴子噴別人。
巴夏:他們可能怕得要死,害怕人們會意識到他們所說的關於他們的那些事情事實上是真實的。
他們試圖轉移話題和注意力,這裡也叫「曲解」。
問:這是另一種防禦機制。
巴夏:是的。
問:這就像網路霸凌(網路噴子)和所有那些欺凌。
巴夏:首先,他們可能被霸凌過了。
所以這是他們學會去贏得尊重的手段。
或者至少在他們的頭腦中誤認為這是種尊重。
儘管他們事實上一點也沒有在性別上尊重人。
但是他們不懂這些。
問:所以,這是否意味著,每當你看到有人表現得像一個人恃強凌弱的惡霸,這表明那個人是負面的。
巴夏:是的,一班來說,如果你稱之為霸凌。
如果你確認這是真正的霸凌,那就是的。
因為真正有說服力的人,無須去欺凌。
他們僅僅是有說服力的。
懂嗎?
因為你明白他們所說的真理,因為與它相關聯的是和你有關。
因為他們不需要你去以他們的方式去做。
這讓你有機會找出如何以你的方式去做。
因此,他們僅僅是有說服力的,他們不需要去欺凌。
現在。
問:恩。
巴夏:現在這個時候讓你們休息一會兒很重要。
#巴夏  #Bashar  #自我價值  #多重人格障礙  #霸凌 
分類:心靈

文章來源取自網路,純粹喜歡做筆記,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源影片看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