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巴夏 -通往更高意識的大門

巴夏:日安!
也希望你有美好的一天。
問:我很感激有這個機會站在這裡並展開這次討論。
巴夏:我們也是。
問:太好了。
我的問題是…。
巴夏:等一下,等一下,大聲一點讓大家都可以聽得見你要跟我們分享的事。
問:好的。
我的問題是關於轉變和轉化。
巴夏:轉變和轉化。
有什麼區別嗎?
問:有什麼關係嗎?
巴夏:沒有,但是你做為一個問題提出來了。
只是一些代表我要探討的內容的詞語。
好的,謝謝。一個詞語就夠了,簡潔一點,簡潔。
問:好吧。
巴夏:你知道我們最喜歡什麼茶嗎?
問:誰知道嗎?
巴夏:簡潔(brevity)。(意指茶tea跟簡潔=brevity的尾音,巴夏幽默用語)
問:是的,是這樣的,我在一個很大的公司任職多年。
通過這些年積累的經驗,我有一種想要其它一種很不一樣的經驗願景。
巴夏:比如說。
問:我了解到什麼是我不想要的。
巴夏:謝謝。
問:而我想要的是。
巴夏:好的,你更偏好什麼。
問:我更偏好的是跟很好的人創造一切很好的事。
巴夏:是。
問:而這一群人都想去體驗正面的事並且活在光明中。
巴夏:這一群人當中有人要是不想體驗正面有什麼問題嗎?
問:喔,沒問題啊。
巴夏:那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問:我有我想要體驗的。
巴夏:好的。
你不是就在創造你的體驗嗎?
問:對啊,所以我才會在這裡和你有這一場討論,我在嘗試把汶體搞清楚。
巴夏:嘗試,好的。讓我們嘗試把問題搞清楚。
並不意味著我們會把問題搞清楚,但是我們試試。
有沒有什麼是你沒做,卻代表了你的最高熱情之路的。
我們開門見山的說。
問:什麼?
巴夏:喔,是這樣的。
你說你偏好某些事物。
所以有沒有什麼事情是你還沒做,但卻能代表你最高的興奮,最高的熱情的事情呢?
有什麼事情是能讓你興奮的。
但是你卻還沒開始做。
問:這是一個很棒的問題。
巴夏:謝謝妳。
那妳有沒有一個很棒的答案呢?
問:我覺得作為一個人和其他人之間的體驗方面讓我很疑惑。
巴夏:作為一個人,與其他人之間的體驗。
好的,還有呢?
問:我喜歡和他人有一些很好的談話。
巴夏:好的,所以你是在說,和別人談話是你最高興奮的其中一部分。
問:是的。
巴夏:那你有沒有用你偏好的方式去做這件事?
猶豫通常意味著「沒有」。
問:還是經常的。
巴夏:很好,經常,很好。
有沒有另一件你能夠做到的事,用以幫助你來已想要的節奏做這件事。
你能做些什麼。
你能從這個方面能做些什麼?
來允許你按照自己偏好的頻率(頻繁度)去做那件讓你興奮的事?
而不是僅僅只是你所謂的那個「經常做」。
問:我在想我是否有必要想清楚,我需要多頻繁的做這件事。
巴夏:很明顯有必要。
那你到底需要多頻繁的去做呢?
問:根據我之前的經驗。
巴夏:打住!打住!
過去取決於你的當下,而非相反。
不要把你的偏好建立在過去的事件,經驗之上。
因為,如果你已經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你的歷史也就不存在了。
你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你確定。
問:不是很確定。
巴夏:謝謝你的誠實。
明白這一點,每一個改變都是徹底的改變。
你每一刻都在成為一個完全不同的人。
我知道,你們的語言裡,說你是一個完全不同的人,讓人很疑惑。
問:不,這個問題我很清楚。
我的問題是我沒辦法把這一切整合起來找到解答。
巴夏:那你就是沒有很清楚啊!
給我們解釋一下當我們說「你是一個不同的人」是什麼意思?
那代表什麼意思?
問:對我來說。
這意味著,每一刻我都更了解自己想做什麼,想去哪裡,想要成為什麼樣的人。
巴夏:這還不夠,還有什麼別的意思。
你是一個全新的人,這是什麼意思?
問:我不知道。
巴夏:意思是你所謂的過去也是不一樣的。
一個全新的人,是一個有著不一樣的過去。對嗎?
對嗎?
問:是的。
巴夏:如果你是一個全新的人,意味著你和前一秒鐘在這裡的那個人是不一樣的。
而這意味著這個全新的人,和剛才的那個人有著完全不一樣的過去,不是嗎?
對嗎?
問:好的。
巴夏:因此,剛才在這的那人的過去,不以任何形式定義著此刻你聲稱你所是的你。
對嗎?
問:好吧。
巴夏:所以,為何不乾脆就做讓你興奮的事,而不管曾經她發生過什麼事?因為你不是她了。
這就像在說,喔,我沒辦法做到,因為Sally曾經發生過那種事,所以我沒辦法做到。
問:我同意你說的。
巴夏:很好,那我們再倒回去說你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就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那對你現在要做的決定已經沒影響了。
你可以直接做出偏好的選擇,並依其行事。
去是那個狀態,然後讓你的人生依那個頻率自然展開。
不用管任何曾經發生再別人身上的事,那已經是之前的事了,而你事現在的你。
問:好的,那麼你能否給我說說人與人之間的相互影響和作用?
巴夏:我們已經說過,和你參與其中的事你的板板的他們。
在你的實相中,他們來自於你的意識。
我不是說其他人不存在,我是說你在物理現實裡互動的人來自於你的意識。
所以他們只是作為你自己意識的放映,來幫助你更深入你自身以更加確定什麼是你喜歡的或不喜歡的。
所有的關係的目的,對每一個人來說都是幫助彼此映射出自身。
從而了解他們的真實需求,成為他們真正的自我。
並且幫助他們從不是他們的自我中走出來,放下他們所不是的。
所以,任何一次相遇,任何一次影響,任何在你眼中的他人,都只是為了幫助你決定你更想成為什麼?
並助你做出相應的行動。
但是必須行動。
你不能僅僅只是決定成為某個人,而連個開始的行動都沒有。
換句話說,你必須言行一致。
所以如果你說你有很多讓妳興奮的主意。
妳是一個熱情興奮的存在體,但是妳卻沒有任何相關的事。
妳任何事都沒做,妳沒有做任何讓妳興奮的事。
那妳就沒有做出,像妳真的相信妳就是那個人,那樣的行為。
如果妳在妳的腦海裡,有一個關於妳的願景圖片,一個理想的實相。
而如果妳真的能看得清楚以至於。
妳能看清楚那個在願景中的妳是如何行事作為的,妳就能看清楚,她的行為方式和妳每天的行為方式有多麼不同。
而你需要做的就是在任何情況下像她一樣行事。
當妳像她那樣在一個理想的劇本中行為的時候。
妳將會擁有她擁有的人生。
但是如果妳的行為和她很不一樣,那妳就會是現在這個樣子。
妳的人生總是和妳的行動力和信念有關。
明白了嗎?那就是妳的想像力的意義之所在。
想像力是妳跟妳的高我意識交流的大門。
如此一來妳的更高意識能給妳一個去如此行為帶來感受的頻率。
那代表著妳為高的吸引能力,也就是所謂的「顯化」出最能代表那種狀態的一切。
並且妳還不必堅持它非要和妳想像的一模一樣的方式去顯現出來。
那只是個藍本、模板。
那只是妳用來發動引擎的,用來獲得那種狀態的,那只是個占位符,只是個象徵。
這件事的確可能會完全以妳的物質心智所想像的方式顯化出來,但也可能不是,所以別在這裡堅持糾結。
記住,更高意識能夠看得更遠,並且能帶給妳比妳想像的更好的境遇,所以別糾結在妳的物質心智創造的那幅圖景上。
因為物質心智,其實是沒有能力,不是被設計來隻小事物究竟要如何發生的。
物質心智僅僅被射意用於隻小飾物已經正在如何發生著了。
物質心智只在認知,更高意識才在孕育、設想。
所以如果你允許更高意識直接帶給妳符合妳物質心智創造的圖景的那種頻率的一切。
那麼就直接讓它以任何更高意識認為最合適的方式出現。
而別堅持它一定要以妳物質心智僅能想像出來的。
那個象徵的方式去顯化出來。
明白嗎?
問:是的。
巴夏:有幫助嗎?
問:有,然後我想結束前我最後的問題是。
如果我產生了這個問題。
巴夏:那妳已有答案。
如果不是妳在自己的整體意識內某處,已經有了答案的話,妳甚至不能產生這樣一個問題。
妳只需要把那個被掰彎的小問好抓住,然後把它扯成一個感嘆號。
問:好的。
所以你連問題都不想聽了嗎?
巴夏:問吧!
問:嗯,我是想說。
此刻我的問題是,就拿這個房間來說,我現在究竟是想要更多的和別人一對一交流的經驗。
還是想要更多和一群人交流的經驗?
巴夏:妳在此刻有偏好嗎?
問:是的,問題就在這。
巴夏:我在問妳,有沒有?
有沒有?
問:我在此刻的偏好就是和這些人一起在智這裡。
巴夏:那就對了啊,不過明天也許就變了。
問:是的,所以我在想。
這個是不是…,額,我是不是該…(語無倫次了)。
巴夏:停!停!停!停!停!
妳的困惑來自於。
妳過於細節導向的思維。
妳在把不需要拆散來細節化的事情,也猜散了成了如此多的細節、成分。
理解興奮,妳的興奮是一個傘狀興奮。
也許妳有很多表達那種興奮的方式,但那都只是方式而已,所以即使方式變了也沒關係。
所以妳不需要擔心這個對還是那個對,就直接實踐,此刻感覺最棒的那個,然後如果明天變了,就實踐明天那個。
因為它們符合於「使你興奮」的這個定義傘之下。
保持它的整體性,妳不必去把它拆成一堆讓妳困惑的細節。
因為,然後妳就會覺得需要把所有細節都抓回來拼成一幅大圖。
直接明白它已經符合於「使你興奮」的一般事物的定義傘之下。
那麼無論那種興奮以什麼方式顯現出來,作為一個可用的選擇時,就選此刻妳最有能力去實踐的那個。
妳需要做的就只有這些,因為興奮是一條線,它會連接到所有其它的興奮。
明白嗎?
問:嗯。
巴夏:謝謝。
#巴夏  #Bashar  #意識  #興奮  #筆記 
分類:心靈

文章來源取自網路,純粹喜歡做筆記,有興趣的可以去找來源影片看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